• 会议新闻
    会议·新闻
    沉痛悼念周继旨先生
    发表时间:2020-03-04 00:45:17    作者:丁四新    来源:丁四新新浪博客
    今天上午,笔者无意在一个微信群中看到周继旨先生逝世的消息,我的身子猛地一紧,随手将这则消息转发在“新儒林”群里。下午,我又在一个群中看到了王国良教授转发的正式讣告,才知周继旨先生军功出身;米寿,享年88岁。

    我初识周老先生是在1996年。那年夏天,我硕士毕业。遵照导师的指示,我的毕业论文寄给他来审查。这事,我在拙作《周易溯源与早期易学考论》的后记中曾有提及,现不妨抄录如下:
     
    在此,笔者还要特别感谢南京大学的周继旨先生,福建师范大学的张善文先生、武汉大学的唐明邦先生和山东大学的刘大钧先生。周、张、唐三位是笔者学位论文的评阅人,多年后周继旨先生在途径武汉、顺便访问故友萧萐父和唐明邦先生的时候,还特地让萧先生命我前去侍座,一起吃个饭,见见面。
     
    我有幸见到周继旨先生本人,大概是在1999年8月中下旬的某一天。他到云南旅游,在返回南京的途中特地绕道武汉,特地看望和拜访珞珈山的几位老朋友。唐明邦先生是他的北大同学。我模糊记得,他的整个脸庞都被高原的紫外线明显晒黑了,额头、耳廓很突出。印象中,他很达观。第二天,我还陪着他去武汉东湖磨山游玩了一上午。此后,我再也没有面见过周老先生。
     
    2002年至2003年,我在哈佛燕京学社做访问,恰巧他的女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周齐研究员也在那里做同年度的访问学者。从她那里,我对周继旨先生有了一些了解; 但因为不切己,周齐所说的话我记得不牢,现在差不多都已经忘光了。2012年8月,我在韩国参加一个会议,又遇到了周齐,在觥筹交错之际,我当然又问到了他父亲,比如身体健不健康之类的话。
     
    多少年来,我一直惦记着这位老先生,心里很感激他给我的论文一个优评。其间,他的两位老朋友——萧萐父和唐明邦先生都已相继作古,而他豁达依然,其顺宁之功似乎他就不曾来过这个世界一样。然而,就在举国抗疫、大家悲愤难平之际,周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忽然传来,在我脆弱的心中蓦地激起了一圈悲痛的涟漪。
     
    周继旨先生千古!
     
    以此悼念周老先生。
     
    后学:丁四新 遥拜
     
    庚子年二月初十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中国哲学史学会
    波多野结衣影音先锋